<acronym id="e9iw7"><address id="e9iw7"></address></acronym>

<th id="e9iw7"></th>
  • <dd id="e9iw7"><center id="e9iw7"><video id="e9iw7"></video></center></dd>

    <tbody id="e9iw7"><noscript id="e9iw7"></noscript></tbody>
    <tbody id="e9iw7"><track id="e9iw7"></track></tbody>

    <rp id="e9iw7"><object id="e9iw7"></object></rp>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用鏡頭講好民族故事——民族非遺類紀錄片的敘事策略

        發布時間:2021-09-23 作者:楊杰宏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我國各民族非物質文化豐富多彩。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民族非遺文化的遺產地利用影像手段記錄非遺文化,讓更多的人欣賞到了非遺的無窮魅力,激發了民眾對保護傳承非遺的責任心與使命感。非遺類紀錄片不僅是民族地區保護與傳承非遺的必要手段,其本身也構成了非遺的一部分。

        p62紀錄片《納西鷹獵》.jpg

        紀錄片《納西鷹獵》 資料圖片

        影像記錄是保護非遺的必要手段

        民族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眾多。2007年,我國文化部公布了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代表性傳承人226名,其中少數民族代表性傳承人74名。2008年,我國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55個少數民族均有項目在列,其中少數民族代表性的口頭傳統及歌舞藝術就有藏族的藏戲、熱貢藝術、格薩爾,柯爾克孜族的瑪納斯,蒙古族的長調、呼麥,侗族的大歌,朝鮮族的農禾舞,維吾爾族的木卡姆藝術等。

        國家對少數民族非遺保護逐漸從個別保護向片區保護過渡。自2011年至2016年底,文化部先后頒布了兩批共計100家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其中有28家在少數民族地區,共涉及14個少數民族,苗族和維吾爾族各3家、黎族2家,彝族、土族、白族、侗族、壯族、回族、羌族、土家族、朝鮮族、哈薩克族各1家。

        我國少數民族非遺項目構成了中華民族的重要文化家底,但也面臨著現代化、工業化、城鎮化等浪潮的沖擊,有些非遺項目亟待搶救式保護。而通過影像數字技術來保護、傳承非遺項目成為不可回避的時代任務。本文結合納西族非遺類紀錄片的發展歷程,總結了非遺類紀錄片創作的敘事策略,為用鏡頭講好民族故事提供了相應的學術支持與學理思考。

        納西族非遺類紀錄片的發展歷程

        2006年以來,麗江納西族先后有東巴畫、東巴造紙、熱美蹉、白沙細樂、黑白戰爭先后列入國家級非遺名錄,并有東巴舞、創世紀、魯般魯饒、東巴象形文字、東巴祭天儀式、丁巴什羅傳、谷泣、麗江涼粉、麗江粑粑等列入省級非遺名錄。這些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構成了鮮明的麗江文化。文化立市,保護、傳承好非遺文化對于麗江文化可持續發展的意義不言而喻。

        以影像手段記錄納西族非遺文化迄今已有近百年的歷史,經歷了從錄音到錄像、從書齋到田野、從學者到社區、從個體到團隊、從單一學科到跨學科的記錄手段及方法論的諸多變遷?;顟B演述特征是影像記錄的獨特優勢,當下的民族文化影像文本逐漸從傳統文本向融文本、智文本轉型,這對民族文化的創新性發展意義深遠。

        自美籍奧地利探險家約瑟夫·洛克于1932年在昆明第一次使用攝影機錄制東巴舞以來,以影像手段記錄麗江非遺,距今已有80多年的歷史。其后,新中國成立之初,在進行民族識別過程中,也拍攝了一些反映納西族文化特點的紀錄片,其內容涉及到了東巴文化、麗江古樂、傳統飲食、服飾、建筑、歲時習俗等。

        20世紀八十年代以后,隨著優秀傳統文化保護的逐漸恢復,影像紀錄片與傳統文化的關系也慢慢呈現出緊密合作態勢。其中,具有文化獨特性的東巴文化成為最突出的拍攝對象。東巴文化研究所、東巴文化博物館成立后,借助影像手段全程記錄保存的傳統東巴儀式,對東巴文化的傳承、整理、研究具有不可替代的參考價值。

        除了本土力量參與到麗江非遺的影像記錄外,國內外的許多學者、機構也參與到這一進程中。其中規模較大、影響較深的有三份代表性資料,分別是《署明求壽儀式》《納西印象》《云之南》。

        《署明求壽儀式》由中國社科院民族文學所與日本國文部省合作于2005年4月舉辦并拍攝,儀式由大小不等的22個子儀式構成,共耗時7天、耗資10多萬元。拍攝團隊對整個儀式過程進行了全面的拍攝記錄,由此保存了一批不可多得的儀式資料。

        《納西印象》是由臺灣影視人王艾瑞于1998年至2004年在麗江攝制的一部紀錄片,此片共24集,每集時長25分鐘,總時長600分鐘,較為真實、全面地展示了納西族的歌舞藝術、東巴文化、麗江古樂、手工藝等非遺類文化。

        《云之南》是由英國BBC導演菲爾·阿格欄(Phil Agland)于20世紀八十年代末在麗江花費5年時間拍攝,此片通過講述生活多元文化小城中的四個家庭的故事,為我們展現了一個改革開放后中國社會的縮影?!对浦稀氛宫F了麗江涼粉、麗江粑粑、麗江銅器、歲時習俗、針灸治療等非遺文化,麗江獨特的文化傳統、生活習慣、人情來往正如空氣般彌漫于整個紀錄片中,以細膩深沉的麗江故事感動了世界。

        轟動一時的《云之南》還影響了一大批本土的紀錄片制作者及其作品,其中一些作品還成為納西族非遺文化記錄的重要部分。2015年,由納西族導演和照制作的《聆聽中國:東巴文化》通過一個東巴在納西族地區的考察經歷展示了納西古村落、東巴儀式、東巴聲樂、東巴舞樂和節氣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由中共麗江市委宣傳部、麗江市廣播電視臺和云南秘境影視公司聯合攝制的6集文化紀錄片《納西納西》,重點介紹了納西族的東巴文化、麗江古城文化、麗江洞經音樂、白沙細樂、熱美蹉等;2017年,由云南著名紀錄片人馮曉華執導的《納西鷹獵》于2017年列入省級非遺名錄。

        非遺類紀錄片創作的敘事策略

        既不同于天馬行空的虛構故事片,也不同于情景再現類的歷史類紀錄片,真實客觀、完整地展現非遺傳承現狀、特點、價值是非遺類紀錄片的根本特征。但紀錄片特有的故事性與可看性同樣不容忽略。因此,如何讓非遺類紀錄片拍得既真實又耐看,直接考驗著拍攝者的綜合能力,尤其是做好敘事策略的能力。

        一是全面真實展現非遺技藝為主的敘事策略。非遺與技藝密切相關,如麗江涼粉、麗江粑粑、麗江火腿的制作過程,一幢納西族傳統建筑的建造過程,一件七星羊皮服飾的制作過程都需要如實地影像記錄,但如何將技藝與其背后的文化傳統、鄉愁記憶、家族歷史有機融合是能否拍攝好非遺類紀錄片的關鍵?!渡嗉馍系闹袊返谌镜谖寮涗浟他惤懦敲麖N肖軍制作傳統名菜江邊辣、嘗試新菜品香櫞菜肴的過程,并融入了做菜過程中的友情與親情,深刻詮釋了該片的主旨:“中國人的生活是有溫度的,中國人的命運更是有味道的。酸甜苦辣咸不只是舌頭上的那份觸感,更是對生活的投射與品味。我們從來不愿分清人生與飲食之間的界限,就像二者生來就是圓融貫通,百味雜陳?!?/p>

        二是以傳承人為主線的敘事策略。非遺的背后實則是傳承人,拍攝非遺類紀錄片,切忌見物不見人,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森林既是指一代接一代傳承至今的傳承人群體,也是當下苦心孤詣留住傳統根脈的傳承人群體,這兩個來自不同時空維度的傳承人是非遺類紀錄片的主角。表演類、口頭傳統類的非遺項目更適合以傳承人為主線進行創作。如黑白戰爭、創世紀兩大東巴史詩都需要在儀式中進行吟誦,傳承人實際上是儀式主持者,他除了主持儀式外,還需要與現場的東巴助手們、村民等相關在場者打交道,儀式由此具備了事件性,傳承人的活動過程最大程度地彰顯儀式的文化體量與深遠的文化影響。和照拍攝的《聆聽中國》通過在云南麗江、西藏鹽井、四川俄亞等地的尋找納西文化為線索,串聯起了納西語、制鹽技藝、東巴文字、東巴儀式、東巴舞、東巴畫、節日習俗、納西傳統服飾、傳統建筑等多元類型的納西族非遺文化,并把壯觀美麗的自然景觀、奇特古老的民族傳統與血濃于水的民族認同情感相交融,深刻揭示了非遺并非是冷冰冰的遺產,而是鮮活的、感人的、有生命力的舊時生活。

        三是多線交叉融合式敘事策略。這種敘事策略適合于記錄大場景、大事件類的非遺項目,如大型民族節日、歌舞展演、超級儀式、文化空間,等等。三多節就屬于這類項目,包含了三多神東巴祭祀儀式、歌舞展演、民間商品貿易、民眾踏青、賞茶花等多元活動,如何體現這樣大場景的節日內容?顯然,一個機位式的單線記錄是不可能到位的,這就需要針對不同場景進行相應的人員、機位、重點對象的定位、跟蹤拍攝,或通過一個家庭的老中青三代人參加同一個節日,老者感嘆今昔變化突出了時代及文化變遷,而年輕人對節日能否滿足他們的休閑娛樂需求的考慮說明了節日在不同時代面臨著調適性的挑戰。這一敘事策略對紀錄片制作者要求更高,難在紀錄片制作者如何在現場發生的場景中捕捉到故事情節,敏銳地預見到事件發生、展開的可能性,以直接記錄代替預設式的記錄,避免了說教式的敘事。

        毋庸諱言,當下非遺項目的影像記錄也存在著諸多不可回避的問題,如思想觀念與技術能力不對稱、影像數字化保護體制機制不健全、影像數據庫模型應用價值不高、傳播方式單一、低水平重復作品多、外部投資少、成本與收益不對等,等等。而民族非遺類影像記錄主要存在著對民族文化的整體性把握不足、滿足他者的文化獵奇心理、制造文化泡沫、儲存技術普遍落后、共享性欠缺、研究力量嚴重不足等問題。

        紀錄片精品需要組建跨界跨學科的精英團隊,購置一流的硬件設備,而且需要長時間的跟蹤調查,制作周期長、資金投入大。因此,解決紀錄片面臨的困境,不僅需要影視人自身的努力與付出,更需要政府、學術機構、民間組織、企業等不同力量的通力合作。如何讓民族非遺故事達成現代性的國際表述,已經成為時不我待的時代命題。

        (作者楊杰宏,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9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very-fan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