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9iw7"><address id="e9iw7"></address></acronym>

<th id="e9iw7"></th>
  • <dd id="e9iw7"><center id="e9iw7"><video id="e9iw7"></video></center></dd>

    <tbody id="e9iw7"><noscript id="e9iw7"></noscript></tbody>
    <tbody id="e9iw7"><track id="e9iw7"></track></tbody>

    <rp id="e9iw7"><object id="e9iw7"></object></rp>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建黨百年中國民族教育的發展及未來展望

        發布時間:2021-08-13 作者:吳霓 楊定玉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教育是國之大計,黨之大計,是關系千家萬戶、千秋萬代的民生工程。建黨百年以來,中國共產黨為推進民族地區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貧困欠發達的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社會、文化和教育等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展望下一個百年,中國共產黨將繼續帶領全國人民共同奮斗,不斷促進各民族間的交往交流交融,以民族地區教育高質量發展助力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建黨百年中國民族教育發展取得的成就

        中國共產黨在推動民族教育的發展過程中,展現了獨特的智慧和強大的力量,取得了巨大的歷史性成就。

        第一,建立起強有力的黨的領導體制與民族教育管理機構,有效推進民族教育工作發展。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災難深重的中國人民從此有了革命與建設的先鋒隊、引路人。為了做好革命教育工作,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從政策綱領到實踐措施都非常重視民族教育工作。1922年7月,中共二大明確提出“改良教育制度,實行教育普及”的方針。1926年12月,中國共產黨在湖南省第一次農民代表大會《解放苗、瑤決議案》中提出“開辦苗瑤簡易學?!?,這是中國共產黨關于發展少數民族教育事業最早的表述,[1]反映了黨對民族地區教育發展的高度關注和大力支持。

        新中國成立后,新生的人民政權更加重視民族教育的發展。1951年11月23日,在《關于第一次全國民族教育會議的報告》中就明確指出:各級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都門應加強對少數民族教育工作的領導。[2]此后,相關政策文件均進行了特別強調,如《關于改變西北、西南民族學院領導關系的通知》(1979年)、《關于進一步加強民族教育工作的報告》(1981年)、《關于深化改革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2002年),等等。值得特別提出的是,《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2010年)和《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中西部教育發展的指導意見》(2016年),都對民族地區教育進行了專門的規定,這對于新時期民族教育的發展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在加強黨對民族教育工作領導的同時,建立民族教育管理機構,是推進民族教育工作的重要舉措。1951年9月,全國第一次民族教育會議上決定:在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和有關的各級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建立少數民族教育機構或指定專人負責。1958年,有些地區在取消民族學校的同時,削弱甚至取消了民族教育機構?!拔幕蟾锩敝忻褡褰逃龣C構被全部取消,民族教育受到重創。1979年,教育部恢復了民族教育司。1980年10月9日,《關于加強民族教育工作的意見》中要求少數民族人口較多的省、地、縣,應在教育行政部門內設置民族教育機構,調配熱心為少數民族教育事業服務的同志專司其事。1981年2月13日,《國家編制委員會關于建立民族教育行政機構的意見》中指出:教育部已設立了民族教育司,地方教育部門內設立民族教育行政機構可由各地人民政府確定,所需人員在現有編制內調劑解決。根據中央決定,全國有關各省教育廳相繼建立了民族教育專門機構或專管人員。民族教育機構的建立,成為黨對民族教育領導與有效管理工作實施的載體和橋梁,對于貫徹落實黨的教育方針,促進民族地區教育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第二,少數民族教育權利得到充分保障,逐步建立起完整的少數民族教育體系。新中國成立后,中國的民族關系和民族政策發生了根本性變化。新中國廢除了民族壓迫制度,建立了平等、團結和互助的社會主義新型民族關系。新中國以民族區域自治作為解決中國民族問題的基本政策,幫助各少數民族發展政治、經濟、文化和教育事業。民族教育作為國家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提高各民族文化素質、促進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包括少數民族教育在內的國家教育體系由小變大,由弱變強,并逐漸得到快速發展。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少數民族地區的教育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建立了從學前教育、基礎教育到高等教育在內的完整的教育體系。截至2018年底,全國各級各類學校有少數民族在校學生3067.25萬人,占全國在校學生總數的10.99%,比1951年的少數民族在校生人數增長了30倍。[3]在專任教師及占比方面,也呈現逐年增加的趨勢,截至2019年底,全國各級各類學校中少數民族專任教師達到150萬人,占全國專任教師的8.76%,在校學生以及少數民族專任教師數量的大幅增加,是黨和國家大力加強少數民族教育的直接體現,少數民族同胞的命運也因此發生了歷史性根本性改變。經過百年發展,我國已基本建立起完備的民族教育體系,民族地區教育普及程度不斷提高,教育公平度、人口素質、教育質量等不斷提升,不僅保障了少數民族的受教育權利,還促進了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

        第三,對口幫扶力度加大,民族地區教育水平明顯提高,上大學難的問題得以緩解。教育對口支援一直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重要體現。2010年以來,黨和政府進一步加大教育對口支援新疆、西藏和涉藏重點省份工作力度,17個省市對口支援西藏7個地州、6個省市對口支援青海省藏族聚居區6個州、19個省市對口支援新疆82個縣市。同時,為滿足人民群眾對優質高等教育的迫切需要,國家出臺了《教育部關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的若干意見》(2012年)、《教育部關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意見》(2019年)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大力推進高等教育發展。從全國范圍看,2019年,全國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達到4002萬人,在學研究生286.37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由2015年的40.0%提升至2019年的51.6%,我國提前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4]在中西部地區,高等教育體量不斷增大,辦學能力不斷增強。教育資源向貧困地區、中西部地區傾斜,中西部教育水平差距逐漸縮小。部委所屬高校屬地招生比例明顯下降,調整后存量及增量主要投向了中西部地區。與此同時,為提高農村貧困地區學生上大學難的問題,國家相繼實施“國家專項”“高校專項”和“地方專項”計劃,并不斷擴大招生規模。截至2020年3月底,重點高校招收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專項計劃自2012年以來累計招生近60萬人,建檔立卡貧困家庭普通高校畢業生人數從2015年的27.5萬人增加到2019年的50.9萬人,極大地緩解了民族地區學生上好大學難的現實問題與困難。

        第四,提高經費支持,加大對民族地區特別是“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的傾斜力度?!笆濉逼陂g,到2019年,我國建立了覆蓋全學段的學生資助政策體系,全國累計資助學前教育、義務教育、中職學校、普通高中和普通高校學生(幼兒)10590.79萬人次(不包括義務教育免除學雜費和免費教科書、營養膳食補助),比上年增加789.31萬人次,增幅8.05%;累計資助金額2126億元,比上年增加83.05億元,增幅4.07%。學生資助資金連續13年保持快速增長。[5]其中,義務教育階段資助力度明顯,2019年,全國共有2025.70萬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享受生活費補助政策,包括寄宿制學生1290.11萬人,非寄宿制學生735.59萬人。其中,中西部地區1789.13萬人。從區域來看,中西部地區資金為180.54億元,占89.01%。不斷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的傾斜力度,2019年,“三區三州”地區義務教育階段共有239.50萬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享受生活費補助政策,占“三區三州”地區義務教育階段在校生總數的55.09%,包括寄宿生219.28萬人、非寄宿生20.22萬人;資助金額共計34.58億元,其中,中央財政資金20.36億元、地方財政資金14.22億元。除義務教育階段外,其他階段受惠學生387.76萬人次,累計金額72.25億元,貧困地區學生資助政策得到有效落實。

        第五,民族地區鄉村教師結構趨于合理,城鄉差距不斷縮小。隨著“鄉村教師支持計劃”的實施,鄉村教師隊伍建設步伐明顯加快。2015年以來,中央財政劃撥獎補資金206億元,惠及中西部725個縣8萬多所學校近130萬名教師,合力實施鄉村教師醫療、住房、榮譽獎勵等多種保障政策,教師待遇明顯提高。2019年,全國義務教育階段專任教師1001.6萬人,比上年增加28.6萬人,增長2.9%;其中,小學階段專任教師626.9萬人,比上年增加17.7萬人,增長2.9%,專任教師學歷合格率(高中及以上學歷)為99.97%,生師比為16.9∶1;初中階段專任教師374.7萬人,比上年增加10.8萬人,增長3.0%,專任教師學歷合格率(大專及以上學歷)為99.88%,生師比為12.9∶1。義務教育階段高于規定學歷教師比例繼續提升,農村學校提升幅度快于城市。城鄉教師學歷差距進一步縮小,對促進城鄉教育一體化,推動民族地區教育均衡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第六,“組團式”對口幫扶力度加大,民族地區師資短缺問題明顯改善。為加強民族地區教育,國家實施特崗教師計劃,銀齡講學計劃,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人才支持計劃教師專項計劃,萬名教師支教計劃等對口支援幫扶項目,對中西部地區教師短缺問題的解決、教育質量的提升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2017年,全國選派2.4萬名優秀教師赴“三區三州”受援縣支教。2018年以來,累計為中西部貧困地區選派近9萬名支教教師,對于中西部民族地區師資問題的解決起到重要的作用。2006年,教育部等下發《關于實施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教師特設崗位計劃的通知》,聯合啟動實施“特崗計劃”,公開招聘高校畢業生到“兩基”攻堅縣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任教。該計劃實施以來,中央財政累計投入資金710億元,累計招聘95萬名特崗教師,覆蓋中西部省份1000多個縣、3萬多所農村學校,特崗教師3年服務期滿后留任率達到85%以上,特崗教師中本科學歷的達到80%以上。特崗教師計劃的實施,對緩解中西部民族地區師資短缺,提升教育教學質量,發展中西部民族地區教育效果明顯,意義深遠。

        面向新征程的中國民族教育未來發展

        回首過去100年,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取得了革命和建設事業的偉大勝利。100年來的成就充分證明,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才能發展中國,才能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優先發展教育,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教育事業,堅持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作為國家教育體系重要組成部分的民族教育,也必然在未來的發展道路上彰顯更加重要的角色。因此,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進一步加快民族地區教育高質量發展,成為第二個百年征程中的重要任務之一。

        一是弘揚偉大建黨精神,強化政治引領,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民族教育工作的領導。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首次提出了“堅持真理、堅守理想,踐行初心、擔當使命,不怕犧牲、英勇斗爭,對黨忠誠、不負人民”的偉大建黨精神,這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以來,無數仁人志士用生命和鮮血在歷史豐碑上鐫刻出來的。百年來風雨兼程、波瀾壯闊,“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中國的發展歷史無數次證明,“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因此,堅持黨對民族教育工作的全面領導,發揮黨在民族教育工作中的政治引領作用,是民族教育工作保持正確方向的根本政治保證。一方面,加強黨的政治思想領導,堅持社會主義的辦學方向。民族教育工作要貫徹“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初心使命,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解決“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這一核心問題,確保民族教育正確的政治方向。另一方面,強化黨對民族教育工作的組織及業務指導。民族地區教育因受特殊的歷史、自然與時空的影響與制約,發展速度緩慢,相對薄弱。要加強黨對民族教育工作的組織及業務指導,部署安排熟悉業務的黨員,做好民族地區教育管理工作,切實解決教師隊伍建設、教材管理、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及推普鞏固等問題,推動民族地區教育工作上臺階、出水平。

        二是鞏固教育脫貧攻堅成果,加強返貧防控追蹤指導,實現民族地區教育高質量發展。消除貧困,實現共同富裕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我國社會主義發展的本質要求,也是中國共產黨的初心與使命。在脫貧全面實現后,如何鞏固拓展教育脫貧攻堅成果,有效銜接鄉村振興,成為實現新時代國家教育發展及其現代化目標的基本背景。2020年12月16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意見》強調,“十四五”期間為返貧防控的關鍵期,也是鞏固脫貧攻堅同鄉村振興的過渡期。2021年5月14日,教育部等四部門印發了《關于實現鞏固拓展教育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意見》,該意見明確了教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重點任務,對教育返貧防控進行了明確的指導。我國廣大民族地區是深度貧困的集中地帶,最先面臨著返貧防控的風險,同時也面臨著如何將返貧防控與鄉村振興有序對接的重要發展問題。在這一時代背景和現實需求下,聚焦民族教育領域和教育系統,發揮教育在返貧防控過程中的功能與作用,通過建立科學的評價指標體系,對民族教育后續發展問題作出有效的評估與監測,適時進行相關政策反饋與調整,為民族地區可持續發展、鄉村振興提供教育可為的政策供給與智力支持,是今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的關鍵性工作。

        三是加強民族文化互鑒共融,促進民族團結,不斷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教育。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中華文化是中華民族共同的精神寄托和根脈。在500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富于智慧的中華各族兒女共同開發、創造并積累了許許多多的文明及生存智慧,形成了博大精深、燦爛輝煌的中華文化。在廣大的民族地區,民族民間文化種類繁多、異彩紛呈,這些都是各族兒女千百年來在生活實踐中創造的智慧結晶,許多優秀的民間文化不僅擁有思想上的大智、藝術上的大美,而且具有倫理上的大善。因此,探索與挖掘“深藏”在民間的生存智慧與本土知識,形成具有濃郁民族氣息與文化內涵的中國特色民族民間文化,是時代賦予民族教育工作者的應有之責與歷史使命。

        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開展第二個百年新征程的偉大實踐中,民族教育不僅僅是學校教育,更是基于特定的環境條件、社會文化等因素,形成的具有特殊歷史意義的大文化教育。因此,要加強對民族地區地理環境、民族生態、經濟文化、社會組織、人口特征以及民族語言的深入研究,將民族教育置于中華民族文化的巨大場域中,以歷史的視角“深描”民族文化背后的深層機理,尋找符合民族地區教育發展的國家方案,引導各族群眾樹立起正確的國家觀、歷史觀、民族觀、文化觀和宗教觀,增強各族群眾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感,不斷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推動各民族形成包容性更強、凝聚力更大的命運共同體,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作者吳霓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發展與改革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楊定玉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博士后、貴州師范學院教授)(《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7-8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very-fan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