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9iw7"><address id="e9iw7"></address></acronym>

<th id="e9iw7"></th>
  • <dd id="e9iw7"><center id="e9iw7"><video id="e9iw7"></video></center></dd>

    <tbody id="e9iw7"><noscript id="e9iw7"></noscript></tbody>
    <tbody id="e9iw7"><track id="e9iw7"></track></tbody>

    <rp id="e9iw7"><object id="e9iw7"></object></rp>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西南少數民族的族際交流與跨族婚姻

        發布時間:2021-06-24 作者:屈永仙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我的家鄉是云南省盈江縣盞西鎮,這是一個位于西南邊陲的小鄉鎮,離中緬國界線僅35公里左右。盞西壩子是一個狹長的小盆地,湍急的檳榔江從中間穿過。居住在這里的有漢族、傣族、景頗族、傈僳族等幾個民族,他們有不同的生產方式,立體式分布在這個區域:漢族聚居在鎮中心,他們善于做各種生意;傣族寨子分散在壩子四周的山腳下或河岸邊,他們世代以水稻生產為主;景頗族一般住在半山腰,過去靠刀耕火種如今轉為旱地耕作;傈僳族則住在海拔最高云深霧繞的高山深處,他們過去過著游獵的生活,現在定居下來并種植一些高寒經濟作物。在這樣的區域里,不同的民族形成了風格迥異的文化傳統。在歷史上他們總體睦鄰友好,文化上“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如今,族際間展開越來越多的經濟合作,依附節日進行越來越深的文化交融,進而跨族通婚的現象越來越普遍。這反映了該區域多民族平等友愛、團結互助、共同促進社會和諧發展文化繁榮的趨勢。

        多民族的村社環境

        我在這樣的多民族環境中成長,受到了多元文化的熏陶。小時候住在傣族村寨里,可以聽到大喇叭中播放著的景頗族山歌,有節奏感強的《目瑙縱歌調》,熱情似火的《迎賓曲》等,每每想起,猶在耳畔。在學校里有許多來自不同民族的師生,大家彼此尊重,逢年過節一起慶祝彼此的傳統節日。學校里也常常組織文藝活動,師生一起跳傣族的“嘎秧舞”、德昂族的“竹竿舞”、傈僳族的“跳嘎舞”,等等。

        每隔幾天就是鎮上的趕集日,母親和嬸嬸們常常要去集市上“淘寶”和采購,這是她們最開心的時光。幾百米長的鎮街道兩側,就地排列擺滿了各民族的產品。景頗族大媽從山上背下來各種山茅野菜,有五顏六色說不上名字的野生菌,也有山谷中生長的水芹菜、水香菜、水蕨菜、魚腥草等,還有酸木瓜、山楂、橄欖、黃泡果等山林水果。春天到了,她們還會背來一籮籮的嫩竹筍,常常在半道就被傣族婦女搶購一空了。過去傈僳族住在高山深林中,下來一趟并不容易。他們通常用騾子馱來高寒地帶才能種植的青菜、蠶豆、甘藍、青稞等食材,還有靈芝、天麻、三七、石斛等藥材,偶爾還有他們打獵所獲的麂子肉或者家養的山羊肉。傣族的產品更是琳瑯滿目,有熱氣騰騰香味撲鼻的五色糯米飯、糍粑、餌絲、米線等,也有手工制作的豆腐腦、魔芋粉、豌豆粉、涼米粉、腌菜、腌魚和各種家釀的米酒,還有手工制作的竹籮筐、竹斗笠、銀手鐲、織布等工藝品。這些趕集日是民族間語言交流的契機,也是各民族服飾文化、飲食文化、生產生活各種工藝品的交流盛會。

        如果太陽西垂了,她們攤上的產品還沒賣出去,一些景頗族大媽就會直接背到傣族村寨進行“物物交換”。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交通以步行為主,在他們回家的路上會經過若干傣族村寨。我家恰好坐落在路邊,因此經常會有這樣的客人出入。她們通常把籮筐放下,掏出里面的一些瓜果蔬菜作為禮物放在地上,用景頗話哇哇說一通,然后就坐著等。我奶奶雖然語言不通,但她明白對方的意思。通常她會拿出一碗稻米,或一碗自釀的小鍋米酒作為交換物,又或者用一頓簡單的飯菜款待,等她們吃喝好了就繼續趕路上山回家。一般來說,這類物物交換只是一種交際方式,交換的東西只是象征性的,雙方并不會嫌棄或者評估它們是否值當,即使交換的瓜果是被人挑剩下的,蔬菜大多已經蔫壞了,接受方都是要全盤接受不能退回的。

        在記憶中,有幾次放學回家后大人都不在家,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也曾經依葫蘆畫瓢地招待過這些客人。一旦看到景頗族大媽進門來了,先招呼她坐下,然后飛奔跑去找左屋的二嬸,無果,又趕緊繞一圈去尋右屋的三嬸,也無果,只好自己處理了。先去櫥柜盡可能多地拿出一些飯菜,簡單熱一下端上去,連說帶比畫請她用餐,心中不禁生出成就感來。得到的禮物照例有酸木瓜、無花果或小橄欖。作為一個小孩,每次都很好奇地湊過去看看那籮筐里藏著哪些寶貝。大人們善待這些客人,我們也學著有模有樣。這樣來來往往的,家里自然就交了一些固定的景頗族朋友。時間久了,很容易看到他們性格質樸而果敢,熱情又講義氣。

        跨族聯姻的家庭

        我來自一個多民族聯姻的家庭,我們家儼然是民族融合的案例之一。爺爺有三個兒子,我父親是老大,他們三兄弟每人又各自有三個兒女,因此就有了九個孫兒孫女,總共是六男三女。我們都是80后,如今也都已經長大成人,成家立業,又養育了自己的兒女。這九個孫輩中,三個孫女有兩個(包括我)嫁給了漢族,一個嫁給了傣族;六個堂兄弟中,有三個娶了漢族媳婦,兩個娶了傣族媳婦,另一個娶了景頗族媳婦。于是,我們這個大家庭就變得很熱鬧,居家交流用幾種語言,日常服飾有幾種民族風格,餐飲也很豐富多樣。

        首先是家庭用語,以傣語為主,又夾雜著漢語和景頗語。傣語學起來并不難,生活在傣族地區的外來人,通常在一兩年內就能掌握傣語。嫁入傣族家庭的無論是漢族還是景頗族的兒媳婦,很快都能聽懂傣語,有的還說得很自然。但是由于景頗語和傣語分屬于藏緬語族和壯侗語族,二者在語音語調上差異較大。景頗族人說傣話總會帶著濃厚的“藏緬味”,透著一股熱情和幽默感。例如,說起家庭稱謂,傣家人一般隨自己的孩子來尊稱對方。家中有了漢族、景頗族的兒媳后,稱謂顯得有些混亂。外甥稱呼舅舅為“冒混”(傣語),叫舅媽為“冒混娘娘”(傣語+漢語)。這樣的稱謂比比皆是,怎么親切怎么來,家庭稱謂似乎亂了套,但是卻亂得其樂融融。

        通常來說,一個民族的服飾文化主要通過女子的穿衣打扮來體現。在跨族聯姻的家庭中,家居服飾自然也有多種風格。上了年紀的傣族婦女多穿本族簡裝,年輕婦女則嫌筒裙太煩瑣也不便勞作,所以平日里多穿現代漢裝,只有到逢年過節才穿上民族盛裝;漢族媳婦穿上傣裝便舍不得脫下來,走起路來也嫻熟利落、婀娜多姿;而景頗族兒媳以景頗簡裝或者現代漢裝為主。逢年過節要穿傣族盛裝時,婦女們常常聚攏在一起,在嬸娘們的指導下互相幫忙盤頭發、包頭(巾)。

        自從有漢族和景頗族的兒媳后,家里的食物也變得花樣繁多。日常餐飲以傣族的各種“酸味”為主,有酸筍、酸扒菜、酸魚、酸肉等。除此之外也有景頗族的各種“舂菜”,如“鬼雞”、舂牛肉干巴、舂野生菌、舂烤魚等;還有漢族的各種面食糕點,如包子、饅頭、油條、春餅等。若是有婚喪嫁娶等重大家事活動,必定會邀請漢族和景頗族的親友,各方親戚朋友聚到一起,屆時漢話、傣話、景頗話滿屋飛,大家也都可以弄懂彼此的意思。

        跨族婚姻無疑可以擴大家族的“朋友圈”。兩位叔叔以前是木工,他們善于建造干欄式房屋。以往他們主要在周邊的傣族村寨蓋房,自從有了景頗族媳婦后,他們將業務擴大到了景頗山寨中。他們的手藝廣受好評,因此也廣結良友。這些景頗族朋友下山辦事路過這里,往往會進門吃頓簡飯,把酒言歡敘完舊再趕路。正如傣族諺語說的“田不耕種就變荒蕪之地,親友不往來就成陌生人”,走親戚是你來我往“走”出來的??梢哉f,跨族聯姻的家庭是民族大團結中的“小樣本”。

        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整體繁榮發展,不同民族的族際交往越來越頻繁,跨族婚姻也越來越普遍。多民族的家庭中養育的子女大部分可以掌握兩到三門語言,不僅如此,他們也會了解到多個民族的傳統文化。他們往往能養成多元的思維方式,也更易包容他者的文化,達成“美人之美,美美與共”的生活態度。

        民族家庭的新氣象

        我們要繼承民族的傳統,也要與時俱進繼往開來。在上世紀80年代出生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受到的是新式教育,與老一輩人比起來他們有著許多不一樣的思想觀念。在家庭關系、子女教育、民族平等,以及各民族的傳統習俗方面,他們有著新的態度,表現出一些新氣象。

        首先,家庭關系越來越民主,在男女平等方面邁進了一大步。在勞務分工的問題上,不同的民族具有不同的觀點。舊時代的傣族婦女除了負責全部家務,也要和丈夫共同承擔田里的重力勞作。傣族婦女性格堅韌不拔,能吃苦耐勞,她們往往是勤勞的代名詞。在一次婚禮上,媳婦們都蹲在一起收拾碗筷,大家七嘴八舌地說笑著。景頗族兒媳婦一出口就引人發笑,她那夸張的表情,語音語調天生帶著一股幽默感。她說:“我們景頗族的新娘子什么都不用干,等著吃就行了。傣族家就不同了,我剛嫁過來的時候,就洗了三天三夜的碗??!嚒嚒……”舊時代的傣族社會有“男尊女卑”的落后觀念,有的兒媳婦不能上桌與公婆一起吃飯,只能躲在廚房里獨自一人吃最簡單的飯菜。夫妻一般不會并肩出入,不然會被人笑話。如今,年輕夫妻互相尊敬,家庭地位平等。他們下地干活也能同出同入,同甘共苦。

        在多民族文化交融的環境中長大的這代人,他們一旦成為父母后,在子女教育的問題上與老一輩的態度也有許多不同。尤其是漢族兒媳婦最重視子女的教育問題,她們相信只有培養好下一代,整個家族才會欣欣向榮。因此,她們舍得為子女投資,盡力幫助他們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相對來說,傣族和景頗族人的教育觀稍顯狹隘,缺乏遠視和投資觀念,往往局限于眼前的短期利益。因此,跨族婚姻不僅是促進民族文化交融的有效途徑,也可以引來先進的觀念,從而激活家族的生命力。

        經濟的發展是文化繁榮的基礎,西南各民族往往通過傳統節日開展文化交流。在盞西,每年有許多“擺”,這是傣語,泛指所有的節日活動。有的“擺”是定期舉行的。例如,春節期間有關公廟會“擺關公”;二月中旬有景頗族的目瑙縱歌節,傣語叫作“擺航”;四月中旬又到了傣族的潑水節“擺算南”。也有不定期的“擺”。例如,某個傣族寨與對岸的景頗寨合作建起一座橋梁等,都要為之開展慶?;顒?。屆時,主辦方(東家)就會發帖做“擺”,邀請周邊鄉民前來“趕擺”。大部分“擺”是民間組織的,也有的“擺”是官方組織的。例如,盞西鎮政府會組織舉辦潑水節,屆時轄區內的每個傣族寨子派來代表參加,同時還會邀請傈僳族代表隊、景頗族代表隊等。所有代表隊在政府廣場集結,然后隨著鼓點跳傣族的嘎秧舞。到景頗族的目瑙縱歌節時,政府也會如此操作,人們聚集到目瑙示棟旁,隨著景頗族的歌曲和鼓點跳他們的“萬人舞”??梢哉f,這是居住在西南邊陲的各民族文化交流的一種典型方式。在官方主導下,各民族互相尊重彼此的傳統節日并共同慶祝已然是一種標準化操作。

        在小小的盞西壩子中,各民族的兒童享受著國家九年免費義務教育,他們成為同學好友,長大后又跨族而婚。這些青年如今在我國各級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社區、鄉村、學校等領域工作,又將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的理念貫穿于自身工作中去。放眼周邊地區,與盞西壩子情況相似的有很多。若干民族分別屬于不同的語族,歷史上形成了不同的生產生活方式,但每個民族都是人類物質財富和歷史、文明的創造者,各民族完全平等。堅持民族平等和團結友愛,反對民族歧視和民族壓迫;促進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保護和發展少數民族文化,是我國的民族政策基本內容。隨著我國民族政策的宣傳和普及,西南地區在歷史上彼此隔絕甚至敵對的少數民族,如今友好相處,文化交融而且互相聯姻,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社會現象。

        (作者屈永仙,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6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very-fans.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